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就星島日報今天的報導提供更多資料返回

2004年9月7日
 

星島日報昨晚派出記者,向本人以電郵查詢有關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與美國全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NDI) 的關係,本人經已透過電郵詳細回應。星島日報今日發表一篇「鍾庭耀認接受美組織資助」的報導,可能由於篇幅關係,內容並未全面報導本人提供的資料。本人因此把昨天回應有關查詢郵件公開,讓大眾更加瞭解有關事情。

 

本人回應的重點,是只要委託或贊助機構符合我們定出的條件,容許我們獨立進行研究,並且把過程及數據公開,我們歡迎任何機構與我們合作進行調查。此外,關於金額的問題,我們的一貫政策是交由委託或贊助機構決定是否作答,而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反對公開有關資料。

 

本人公開昨天的電郵通訊,並非批評星島日報的報導,而是希望增加透明度,立此存照。事實上,我們兩次進行的「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所有數據、問卷、委託背景和各個政黨的角色,一早已在網上公佈,歡迎各界到「民意網站」內「研究報告」部份下載。

 

鍾庭耀啟

 


 

星島日報記者陳xx昨晚20:42開始向本人發出電郵查詢,而本人亦在晚上23:00詳細回覆,內容如下:

 

鍾生﹕

 

多謝您這麼快回覆。有政黨指美國組織NDI在本年初資助 貴機構,進行民意調查,本報欲瞭解有關情況,問題如下﹕

 

1)是NDI向 貴機構主動提供資助,還是 貴機構向NDI申請資助?NDI有否設下條件和限制?
2)涉及的金額有多少?
3)接受資助時,是否知道NDI的背景?
4)在這個調查中,政黨有否付錢?可否簡述過程?
5)除了這個項目,NDI還資助過 貴機構哪些項目?自哪時開始?涉及金額多少?
6)有否接受過其他外國機構的資助?涉及金額約多少?
7)NDI是受美國政府撥款的機構,您會否擔心接受他們的資助進行民調,會令公眾質疑民調結果有所偏頗?

 

由於快接近截稿時間,煩請盡快回覆,電話號碼﹕xxxxxxxx。謝謝。

 

星島日報記者xxx

 


 

xxx小姐﹕

 

妳提[出]的問題,簡覆如下,希望有助妳的報導──

 

NDI贊助了兩次調查,報告全部在「民意網站」公開發表。以下是有關報告的前言部份,妳可以在到網站內「研究報告」部份下載其他資料(網址為 http://hkupop.hku.hk )。

 

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 (調查日期: 16-20/01/2004;發放日期: 17/2/2004;上網日期: 17/2/2004)

 

前言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成立於1991年6月,使命在於為學術界、新聞界、政界及社會人士提供準確、有用的民意數據,服務社會。民意研究計劃初時隸屬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的社會科學研究中心,2000年5月轉往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2002年1月再轉回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管轄。民意研究計劃成立至今,一直進行各項有關社會及政治問題的民意研究,並為不同機構提供研究服務;條件是民意研究計劃的研究組可獨立設計及進行研究,及最終會把研究結果向外界公佈。

 

為協助本地各政黨瞭解民心向背,促進本地政黨良性互動,美國全國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NDI)與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POP)於2003年12月達成協議,於2004年1月合作進行「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有關調查之經費由全國民主協會支付;而問卷設計、調查工作、調查督導、數據分析及報告撰寫則由民意研究計劃全權負責。

 

為使調查迎合各政黨的實際需要,全國民主協會及民意研究計劃邀請了本地四個主要政黨參與調查,當中包括民建聯、民主黨、前線及自由黨。在研究數據互享、及調查結果最終會起碼在互聯網上公佈的前提下,各參與政黨可提議不多於5題封閉式問題列入問卷。由於自由黨沒有參與是次調查,問卷最後只採納了其他三個政黨提議的問題,及一組由民意研究計劃自己草擬的問題。

 

第二次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 (調查日期: 26/4-4/5/2004;發放日期: 20/5/2004;上網日期: 20/5/2004)

 

前言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成立於1991年6月,使命在於為學術界、新聞界、政界及社會人士提供準確、有用的民意數據,服務社會。民意研究計劃初時隸屬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的社會科學研究中心,2000年5月轉往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2002年1月再轉回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管轄。民意研究計劃成立至今,一直進行各項有關社會及政治問題的民意研究,並為不同機構提供研究服務;條件是民意研究計劃的研究組可獨立設計及進行研究,及最終會把研究結果向外界公佈。

 

於2003年12月,美國全國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NDI)與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POP)達成協議,首次合作進行「跨政黨香港政治發展調查」,以協助本地各政黨瞭解民心向背,促進本地政黨良性互動。有關調查之經費由全國民主協會支付;而問卷設計、調查工作、調查督導、數據分析及報告撰寫則由民意研究計劃全權負責。2004年3月,全國民主協會再次委託民意研究計劃進行有關研究,調查目的及方法均與首次相同。

 

與第一次調查相同,全國民主協會及民意研究計劃邀請了本地四個主要政黨參與調查,當中包括民建聯、民主黨、前線及自由黨。在研究數據互享、及調查結果最終會起碼在互聯網上公佈的前提下,各參與政黨可提議不多於5題封閉式問題列入問卷。由於民建聯沒有參與是次調查,問卷最後只採納了其他三個政黨提議的問題,及一組由民意研究計劃自己草擬的問題。

 

民意研究計劃的一般服務政策,在網站內亦有說明──

 

由民意研究計劃全面負責的調查一律須要公開,日期愈快愈好。然而,為使贊助機構能夠充分應用調查結果,其公開的時間可作彈性處理。

 

民意研究隊將全權負責有關研究的設計,包括抽樣方法、問卷設計、調查督導、數據分析及報告撰寫。

 

在方法合理及不破壞原先設計的情況下,民意研究隊有權在有關調查的問卷中加入贊助機構興趣範圍以外的意見題目或被訪者背景資料。

 

民意研究隊將保留有關調查所得數據的版權,有關版權亦可與贊助機構共同擁有。

 

任何人仕日後使用或引用有關調查之全部或部分數據時,須註明數據出自本研究計劃及贊助機構。

 

當研究結果可公開予大眾參閱時,民意研究計劃會把有關報告乙套存放於香港大學圖書館內。

 

現在回答妳的具體問題──

 

1)是NDI向 貴機構主動提供資助,還是 貴機構向NDI申請資助?NDI有否設下條件和限制?
3)接受資助時,是否知道NDI的背景?
5)除了這個項目,NDI還資助過 貴機構哪些項目?自哪時開始?涉及金額多少?
6)有否接受過其他外國機構的資助?涉及金額約多少?
7)NDI是受美國政府撥款的機構,您會否擔心接受他們的資助進行民調,會令公眾質疑民調結果有所偏頗?

 

只要符合我們的條件,我們歡迎任何機構贊助交由我們獨立進行的調查。NDI提出有助本地政黨發展的跨政黨調查,問卷由我們草擬,我們樂於接受,NDI沒有其他條件。任何機構的背景都不是我們的考慮。就我所知,NDI和國內不同機構有很多交流活動。除了兩個調查,我們沒有接受過NDI其他資助。

 

2)涉及的金額有多少?
5)除了這個項目,NDI還資助過 貴機構哪些項目?自哪時開始?涉及金額多少?
6)有否接受過其他外國機構的資助?涉及金額約多少?

 

所有關於金額的問題,我們的政策是交由贊助機構決定是否作答,但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反對贊助機構公開金額。

 

4)在這個調查中,政黨有否付錢?可否簡述過程?

 

就我所知,兩次調查都是由NDI支付,政黨應該無須付錢。可能由於數據全面公開,政黨應該亦不會願意付錢。

 

鍾庭耀謹覆
2004.9.6

 


 

附錄:星島日報今日「自由黨高調發聲明揭出關係,鍾庭耀認接受美組織資助」報導內容節錄

 

(星島日報報道) 近年經常發表民調的港大民意研究計畫,原來與多個本地民間團體一樣,也有接受美國組織的資助。港大民意研究計畫主任鍾庭耀昨日承認,去年底曾接受美國全國國際事務民主學會(NDI)贊助,進行政黨發展調查,但他拒絕透露受資助的金額。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NDI) 資助,在政圈引起極大迴響。自由黨隨即發表聲明,澄清並沒有接受該組織協助進行民調,而是NDI曾資助鍾庭耀掌管的研究中心,邀請不同黨派參與研究。據本報得悉,有關調查的資金,也是交予鍾庭耀,而沒有經過自由黨之手。

 

本報曾就資助一事接觸鍾庭耀,他沒有直接回覆電話,但透過電郵承認,去年底中心與NDI達成協議,就跨政黨政黨發展進行調查,問題由中心草擬,故樂於接受贊助,而NDI亦沒有定其他條件,中心沒有接受過NDI其他資助。

 

鍾庭耀負責的港大民意研究中心,目前亦正與思匯政策研究所就立法會選舉合作進行民意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