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身份認同調查 (長篇版)Back


鍾庭耀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

註:本文於2012年6月5日發放給傳媒預覽,歡迎於6月6日開始使用,包括全文轉載或節錄報導,版權完全開放。文章會於6月7日上載到《香港大學民意網站》(網址為http://hkupop.hku.hk)及《PopCon 普及民意平台》(網址為http://popcon.hk)。

 

六四事件,是香港巿民與共產主義之間的一道鴻溝,是認同北京政府的一幅屏障。藉著六四七一之間、世界民研學會在香港舉行年會之前,筆者透過本文回應一下幾個月來關於香港巿民身份認同感的討論。

 

筆者於本年3月12日,應邀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大學學術自由」。筆者草擬了一份發言稿,準備在當天宣讀。可惜,到達會場後,筆者才知道只有三分鐘發言時間,所以只能把原稿備案了事。在稿件中,筆者論及港人身份認同感調查的爭議。

 

首先,筆者綜合由去年底開始,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多次針對以上調查的評論,以及大約90多篇左翼評論文章對本人的攻擊,在撇除沒有學術價值的政治語言後,批評大概可以分為三個論點:

 

(一)民意調查要求巿民選擇認同「香港人」或「中國人」是不科學和不合邏輯。
(二)有關調查在回歸前進行沒有問題,回歸後進行就變得「不科學」。
(三)調查鼓吹港獨,別有用心。

 

對於以上三個論點,筆者作出六點回應:

 

(一)很多調查,包括回歸週年調查,問卷會問:「你心情如何?」答案可以包括「開心、興奮、憂慮、害怕、矛盾、複雜」……等等。問卷無論是只選一項,或者可選多項,答案選項往往都是互相重疊甚至互相矛盾。亦即是說:被訪者可以同時擁有多種重疊和複雜的心情,只要講出最主要的一種或幾種感覺,研究便可以作出深層分析。又例如,調查會問「你認為政府最應該處理甚麼問題?」答案通常包括「經濟問題、勞工問題」……等等。不過,勞工問題其實可以算是眾多經濟發展問題其中之一,亦即勞工問題理屬經濟問題,經濟問題包含勞工問題,但只要兩者的實指定義不同,便有分析意義。因此,要求巿民在「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中國人」、和「香港的中國人」四個重疊意識中選取最合適的身份代表,雖有「理屬和包含」的問題,但卻無不妥。問卷題目不是數學邏輯題,而是巿民複雜心情的探熱針,是社會科學研究工具之一。

 

(二)退後十步,就算以上「香港人」對比「中國人」的問卷題目真有不妥,筆者去年底公佈巿民對「香港人」身份認同感升至10年新高,及對「中國人」身分認同感跌至12年新低,其實完全不是建基於上述問卷題目,反而是出於迄今為止連左翼評論人士都不敢挑戰的兩條獨立題目。有關題目分別要求巿民以 0-10 分獨立評價他們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程度,和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程度。這些單項題目,完全沒有郝鐵川提及的「邏輯性」問題。郝鐵川部長,以至不同陣營的學者專家,根本就沒有細讀我們的調查,和我們多次發表的新聞公報,這是一個極不嚴謹的討論。

 

(三)在科學研究的領域,不可能出現主權回歸前就是「科學」,回歸後就「不科學」的改變。科學方法是一個嚴謹的探索過程,充其量可以說某某調查沒有參考價值,不能說調查方法的「科學」和「邏輯」性會隨著政治氣候改變。持這種論點的人士,若非對科學方法認識不足,就是要把政治利益凌駕於科學精神之上。

 

(四)同樣道理,如果上述調查方法在香港「不科學」,則同類身份調查在甚麼地方都不會變得「科學」。筆者要問:台灣社會經常進行的「台灣人」對比「中國人」身份認同研究,在海外華人社會進行的「中國人」身份認同研究,以及近來常常討論美國 NBA 籃球員林書豪是「台灣人」、「中國人」、「內地人」、「外省人」、還是「美藉華人」的討論,是不是全部「不合邏輯」和「不科學」?為什麼郝部長和左翼評論沒有口誅筆伐?是不是「美藉華人」就不算「中國人」?筆者認為,以「政治利益」凌駕「科學精神」,只會在極權社會出現。香港要保持自由開放,就一定要堅守我們的核心價值。

 

(五)至於調查的參考價值,只要我們看看近期香港與內地人在生活文化上出現的衝突,再仔細看看我們的調查結果,尤其是「八十後」年青人對「中國人」身份認同感在過去三年急劇下跌的現象,便可知道有關調查的預警作用。有關調查採用了13條意見題目,另加9個人口變項,是一個非常全面和有用的研究。郝部長拿出一條所謂「不合邏輯」的題目,去否定整個包含22條題目,跨越 15 年的調查,是不是比較武斷?

 

(六)最後,關於調查別有用心的批評,本來就不值一談。不過,左翼人士誣衊本人曾經與外國特務頭子會面,接受政治黑金,都是無中生有的抹黑。至於謾罵筆者假借學術研究分裂國土,悖逆學術倫理與道德的指摘,就是直接詆毀我們的研究成果。對於上述莫須有的罪名和文革式的批判,筆者當然可以一笑置之,但對於不少同事和年青學者來說,就是白色恐怖,學術機構應該正視,甚至考慮給予無辜學者適當的法律保護。

 

在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前,筆者呈交了一份長達70頁的文件連附件,另加3頁發言稿。雖然有關文件已經上載到立法會網頁,但似乎鮮為人知,不少學者評論仍然時不時催促筆者就郝部長的批評作出回應。

 

筆者近日發表文章,討論香港民意研究遇到的各種問題,一則為世界民意研究學會即將在香港舉行的週年大會鋪路,好讓本地的學者專家能夠以國際視野審視本地的民意研究問題,二則希望在筆者發表下一輪的港人身份認同調查之前,加深巿民對有關調查的認識。

 

不過,可以預期,以現時的政治環境看,只要港人身份認同感調查繼續進行,有關討論恐怕不會休止。